<table id="0e6kw"></table>

  • <p id="0e6kw"><label id="0e6kw"></label></p>
  • <acronym id="0e6kw"><label id="0e6kw"><xmp id="0e6kw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
    上海市浦東新區張江高科技產業東區瑞慶路528號10幢甲    |
    400-878-6358

    營養資訊

    Nutrition information

    我是分類列表

      維生素E: 中樞神經系統中的轉運和調節機制

      發布時間:2022-02-11

      VitaminE: Mechanism of Transport and Regulation in the CNS. IUBMB Life. 2019Apr;71(4):424-429. doi: 10.1002/ iub. 1993. Epub 2018 Dec 17.


      摘要:盡管半個多世紀以來,維生素E一直被視為神經元健康的關鍵微量營養素,但維生素E在大腦中的轉運和調控仍然尚不明確。

      目前,關于維生素E轉運的相關知識主要在于肝臟中。然而,來自神經相關維生素E缺乏性疾病的發病機制提示,維生素E缺乏可損害神經元的完整性和功能,這表明,極有必要對中樞神經系統中維生素E的調節予以闡述。

      此外,參與肝臟維生素E轉運的大多數分子也同樣存在于CNS中,包括固醇SRB1、TTP和ABCA/ABCG,這表明不同器官系統之間的細胞內途徑相似。

      最后,基于化學結構的相似性,維生素E在中樞神經系統內的轉運可能類似于膽固醇對載脂蛋白E顆粒的利用。

      利用上述信息,本綜述將闡述維生素E通過血腦屏障轉運以確保向大腦供應充足必需營養素的已知信息。盡管尚存爭議,但維生素E水平與腦部健康的關聯性已被證實,最顯著的示例是氧化應激相關疾病,如共濟失調、阿爾茨海默病和帕金森病。

      未來的維生素E研究對于認識維生素的調控及其如何有助于預防、治療和治愈神經系統疾病而言至關重要。

      圖1 中樞神經系統中維生素E轉運 

      1 中樞神經系統中維生素E轉運

      維生素E隨乳糜微粒、VLDL或LDL循環,交換進入HDL顆粒,并通過血腦屏障(BBB)內皮細胞上表達的SRB1受體進入中樞。與BBB相鄰的星形膠質細胞將維生素E攝入細胞,盡管確切的機制尚不清楚。星形膠質細胞中合成的ApoE脂蛋白,可攝取維生素E,經ABC轉運蛋白(ABCA或ABCG)轉運出細胞外,以便在整個中樞神經系統中運輸。在需要維生素E維持,或可能在氧化應激條件下,通過LRP1受體進入神經元。從星形膠質細胞到神經元之間維生素E的直接運輸并不確定。

      討論:

      如何確定維生素E水平與神經系統健康之間的關系?最準確的衡量標準是什么?因為許多個體長期攝入α-生育酚不足,以及血漿維生素E測量不能反映CNS水平,所以需識別具有“生物學重要性”的標記。此外,描述健康和患病個體的α-生育酚定位和TTP水平可以更深入地了解微量營養素如何調控并影響疾病。最后,隨著個性化醫療的趨勢,應考慮進一步研究個體的遺傳因素如何對α-生育酚補充和治療的功效產生影響。這些都是公認的崇高目標,為未來的研究提供了思路。


      來源:選自360圖書館中國營養健康


      国产A级毛片久久久久久精品

      <table id="0e6kw"></table>

    • <p id="0e6kw"><label id="0e6kw"></label></p>
    • <acronym id="0e6kw"><label id="0e6kw"><xmp id="0e6kw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